文章正文
刘某雇佣关系伤害一案诉求得到支持
作者:常平何明先律师    发布于:2015-07-15 11:49:2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刘某雇佣关系伤害一案诉求得到支持

 

2012年年底,刘某找到何律师,向何律师陈述说其在一个小工头下做工,是帮人建造房子的。在企石帮人建造房子的过程中,刘某从二楼摔下来受伤。之后,刘某被送至医院治疗。现在刘某下半身基本上已经瘫痪了所以,要求工头和房屋所有人承担责任。在接到该案后,何律师觉得本案非常棘手。当然在类似的其他案件当中,事实认定是比较容易处理的。而本案的特殊之处就是刘某基本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其在工头下工作,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是在帮房屋所有人建造房屋。即使刘某手中有所谓的证据也不过是一份其他工友书写的证明,可是证明内容竟然将工头和房屋所有人的名字全部都写错了。所以,如果贸然按正常的诉讼程序走,本案将会存在巨大的诉讼风险。

经过何律师分析,认为我方应当预估对方的诉讼策略,防止在我方没有证据的情形下对方否定全部事实。所以,我方应当要创造证据,并且固定证据。根据何律师在东莞地区多年来的司法实践经验,如果务工出现纠纷的,可以到当地的维稳中心要求调解。当然,何律师也知道,在双方不同意的情形下,维稳中心也是不能处理问题的,只能向法院提起诉讼。但是,在本案中我方去维稳中心调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解决问题,而是创造对方承认有雇佣刘某,并且刘某在建房过程中受伤的事实的证据。因为本案还没有进入诉讼程序,对方可能还没有防备的心理,对方也可能不会在此阶段聘请或是咨询律师。如果这些事实能够得到对方的确认,本案风险就会降低很多。果不其然,在我方去维稳中心要求的调解过程中,对方虽然均没有出面,但是有向维稳中心的工作人员承认该事实,并且向维稳中心提交了一份协议书(该协议书刘某手头上是没有的,而且该文件名为协议书,实际上只是一份收据,没有对方的签名,只有刘某的签名)。所以,我方的目的已经达到,我方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了。

要启动诉讼程序,原告需要有基本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方需要承担责任。说句实在话,在本案立案的时候,我方并没有这样的证据,因为工友的证明没有直接出现对方二人的名字,他们的名字都被写错了,而这位工友现在已经跟刘某失去了联系。从规则上来说,这是无解的。但是,我方很希望法院的人员在本案中能够犯错,不那么详细的审查我方立案时提交的证据。幸运的是,立案书记员果然“犯晕”了,在没有详细审查证据的情况下给我方立案。

立案完毕之后,法院向对方送达了相关的诉讼资料。没有出乎我方的预料,对方果然是对事实全部否认。但是我方申请法院到维稳中心调取相关的材料后,案件的真实情况在法庭上就大白了。所以我方的诉求得到了支持。

本案不是大案,案情也不复杂,标的额也不是巨大。但是,本案的各项策略的制定和对对方应对方式的预估都做到了极致,堪称为经典案例!!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4 东莞常平律师网
本网站一些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果涉及侵权,请权利人通知管理者,届时会做相应的处理!1